设为首页   江西之窗 欢迎您~!

江西丰城投资合伙失败却以借款起诉法院判决不公

image.png

投资入股,是市场经济非常常见的投资行为了。但是他人入股投资项目亏损后却被要求返还股份投资款,这让江西丰城市的丁卫华感觉实在不合理。

事情是这样的,2014年8月12日,杨茂辉和袁启洪共同成立了伊川赣华百货,随后,黄冬明、黄文峰、丁卫华、杨美军相继加入,他们议定每人投资入股300万元。各占伊川赣华百货的16.6666%,其中杨茂辉和袁启洪是登记在册的显名股东,负责公司的实际运营与管理,以及财务清算等工作。

其中,丁卫华的300万元投资入股款,是分5次打入公司账户的,分别为150万、20万、80万、30万、20万,其中,在第二次打款之前,丁卫华收到了案件对方当事人余国华的投资款50万元,且当时有手写收条,收条的内容为:今收到余国华投资入股伊川赣华百货股金人民币伍拾万元整(500000),今收人:丁卫华,2015.02.13。这笔钱是丁卫华将其持有的赣华百货股份50万元让渡给余国华的股权转让对价,即余国华投资赣华百货项目是挂靠在丁卫华名下,等于是余国华属于依附在丁卫华名下的一个隐名股东,占丁卫华300万股份中的六分之一,其投资无论盈利或亏损,均按丁卫华持有赣华百货股份六分之一享有或分担。


image.png


由于种种原因,赣华百货成立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到了2017年11月份已经停业,截止到2018年已经负债437万元,于2020年7月1日办理了注销登记。无论是天眼查信息还是公司经营账户,还有公司其他股东等,都可以证明经营事实。可是,让丁卫华没有想到的是,曾经挂靠在他名下的隐形股东余国华,此时却让他归还50万元的投资费用,理由是:没有证据表明他的50万元投入了超市。

当时,余囯华的50万元,是依托在丁卫华的股份下进行投资的,有收条为证。只是,由于公司股东较多,公司真正的管理和经营者是杨茂辉和袁启洪,丁卫华等其他股东都没有相应的决定权。余国华就以他的公司股东权益、合伙事务监督权益没有得到保障,所以不能证明丁卫华把他的50万元投资投入超市为由,对丁卫华进行了起诉。

在丰城法院进行初审时,余国华对法院说的是“入股就不入了,让他赚了钱分点红给我,但我不承担投资亏损”,如果不入股,不想承担投资亏损,只想拿赚钱分红,世间哪里有这样的好事,这并不符合常理(社会公认的投资有风险)。另外对方支付转款以后丁卫华开出的收条是入股证明,对方如果不认可是投资,为什么当时没有提出异议。其中开业活动时余国华携妻子女儿也参加了,不入股为什么会参加开业活动,为什么会和其他股东交流?并且经营状况丁卫华也有告知对方,对方说没有告知,并不成立。更何况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余国华也不能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丁卫华没有告知他经营的状况。这么多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为什么没有被认可?而初审主审法官引用以下三条法律条文判决丁卫华败诉:1、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一条规定“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订立书面协议”,从而否认合伙入股关系,试问余国华向法院提供的转款凭证及丁卫华出具的股金收条难道没形成合伙入股法律事实?2、适用《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约定提供资金的当事人不承担经营风险,只收取固定数额货币的,应当认定为借款合同”,从而认定属于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丁卫华感觉很荒唐,他跟余国华的纠纷哪里涉及了国有土地、开发房地产的事项?3、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明明是入股的股金收条怎么成了借款收条?在此案件中,法院引用的这几条法律条款适合丁卫华的具体情况吗?

丁卫华不服丰城法院原一审的判决,上诉到宜春中院,宜春中院以丰城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了判决并发回重审。

丰城法院重审主审法官将案涉款项纠正为投资款项,但认为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从而认定丁卫华对合伙事务负有审慎管理、及时披露的义务,同时认为丁卫华长时间怠于行使股东权利,致使赣华百货未清算被注销从而认定丁卫华违约,违背社会公序良俗,不利于当事人投资安全的保护,严重损害了投资人的合法权益,据此判定余国华对丁卫华享有基于法律规定享有债权50万元。判决丁卫华一次性付给余国华50万元人民币,并承担案件受理费8800元,财产保全费3070元,共计11870元。

丁卫华认为该认定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词。法院认为:丁卫华没有向余国华及时通报公司的相关经营情况。而据丁卫华所述,余国华原电话号码早已经停机,他的手机号码是原来在河南开超市留给丁卫华的号码,后来一直没联糸丁卫华(丁卫华的号码一直用了20多年),余国华没有主动联系,丁卫华也联系不上他。而且,法院一审法官认为丁卫华和余国华是朋友关系。但据丁卫华陈述,他们只是在河南开超市前认识的老乡,事实是余国华找到丁卫华要求在他的股份中进行投资后,他们才认识的,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丰城重审法官说丁卫华长时间怠于行使股东权利,致使赣华百货未清算被注销从而认定丁卫华违约,违背社会公序良俗,不利于当事人投资安全的保护,严重损害了投资的合法权益。据丁卫华反映,赣华百货公司的备案登记股东只有杨茂辉和袁启洪两个人,而丰城法院重审主审法官把公司财务清算和公司注销登记的法定履行义务归责于丁卫华,这是明显不对的。人之常识,不管哪个公司的一切事务都需经过法人签字或者是授权的,何况公司的财务清算和公司的注销重大事务。由于赣华百货股东之间矛盾较多,况且丁卫华没参与合作事务管理,只有股东知情权而无话语权,更无操控权。所以法官的这一认定丁卫华并不认可。

丁卫华不服一审判决,再次上诉到宜春中院,二审主审法官并未听取丁卫华方陈列的各项辩诉理由,仍然以双方未书面约定共享利益、共担风险,且余国华未享有股东管理合伙事务及决定权,同时其对合伙事务监督权知情权未得到保障,认定我未实际履行与余囯华的口头合伙协议,现赣华百货注销,口头协议己无履行可能,从而判驳回上诉。针对该判决,丁卫华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关于余国华基于赣华百货管理、决定、监督、知情等权利,余国华投资赣华百货50万元是余囯华和丁卫华的合议,而非赣华百货公司或全体合伙股东的授权,故50万元只能视为余国华通过参股丁卫华持有的赣华百货股份,不是以独立股东身份和赣华百货原六个合伙人形成合伙关系而投资到投资赣华百货项目。赣华百货有权共同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为签订《投资人合伙协议书》的杨茂辉、袁启洪、黄冬明、黄文峰、丁卫华、杨美军等六人,对合伙事务有决定权的也是该六人,余国华和合伙组织即赣华百货及原合伙人并无法律关系,无权参与共同执行合伙事务,也对合伙事务无决定权。对《投资人合伙协议书》涉及的合伙事务也没有监督权及直接知情权,只是通过丁卫华参与合伙事务及通过丁卫华了解合伙组织经营情况、财产状况及收益负债有知情权。因此,宜春中院判决结果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且适用的法律错误。

丁卫华感到很无奈,他最后表示既然是投资行为,本身就要做好承担投资亏损的准备,丁卫华等6位股东每人亏损的要远比余国华的50万元多的多。他本人又不是实际运营者和管理者,该如何保障余国华他的股东权益?如果盈利了拿分红,亏损了就要求返还本金,那么大家都来投资就好了,反正不会亏本。丰城法院一审法官明明知道余国华是投资,在投资亏损的情况下却以借款起诉是否违背公序良俗,是否涉嫌虚假诉讼?

今年全国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丁卫华希望江西省高院尽快立案重审,还自己一个公正的判决。